排行榜
观看记录

关闭清空全部播放记录

    后将能永久保存播放记录|免费注册
    您所在的位置:

   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电视剧结局是什么 胡八一怎么死的结局是什么

    来源:同步影院 责任编辑: 更新时间:2016-12-19 19:37:34人气:0

    视频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状态:21集全年代:2016

    主演靳东陈乔恩赵达岳旸更新时间:2017-03-01 22:39:34

    胡八一(靳东饰)上山下乡来到中蒙边境的岗岗营子,带上了家中仅存的一本书——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》,闲来无事将书中文字背得滚瓜烂熟。之后参军到西藏,遇上雪崩掉落一条巨大的地沟当中,胡八一利用自己懂得的墓葬秘术逃得不死。复员后,胡八一和好友王胖子(赵达饰)一起加入了一支前往新疆考古的考古队。一行人历经万…

    靳东陈乔恩主演的电视剧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的播出引起大家热烈围观,那么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剧情讲了什么?演员都有谁?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小说结局是什么呢?会和电视剧一样吗?下面小编为大家介绍胡八一Shirley杨结局!

   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小说结局剧情介绍

    在改变成电视剧之前,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小说已经收获了不少粉丝,传出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改派成电视剧的消息后,不少网友都十分期待。据悉,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于12月19日播出。

    如今终于盼到电视剧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开播,大家岂能错过呢?接下来跟小编一起来揭秘一下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小说结局及主要内容!

    《鬼吹灯》是一部中国大陆的网络小说,作者为天下霸唱,主要内容是盗墓寻宝,是一部极为经典的悬疑盗墓小说,这部小说也迅速成为了图书销售排行榜的榜首。

    之后作者继续创作第二部,内容涉及陈瞎子和鹧鸪哨之盗墓往事。小说中作者首创历史上四大盗墓门派——摸金、卸岭、发丘、搬山,其中摸金是技术含量最高,规矩最多的门派。

    “人点烛,鬼吹灯”是传说中摸金派的不传之秘,意为进入古墓之中先在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才能开棺,如果蜡烛熄灭,须速速退出,不可取一物。相传这是祖师爷所定的一条活人与死人的契约,千年传承,不得破。

    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小说简单来说就是主人公胡八一从去知青到当兵,回来后和胖子到东北野人沟倒斗,回来后去陈教授去新疆精绝古城,接着到陕西“幽灵墓”故事,发现后背的“眼睛”,接着去云南献王墓,最后根据线索到昆仑山恶罗海城解除了诅咒。

    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小说结局是在殉葬沟并没有碰到什么阵,一行五人出来后,主人公和胖子跟杨小姐去了美国。

    接一下来一起来看看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小说结局原文吧!

    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小说结局:

    我眼睁睁地看着羊皮册落到山下,心中懊恼不已,先知的预言很明确,羊皮册落地之时,就会发生一场吞没扎格拉玛山的沙暴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    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,我手足并用往山顶上爬,忽听背后一个哀怨的女声在我耳边哭泣着,这声音似乎就是叶亦心那小姑娘的。我的身体忽然发沉,似乎有个力量在把我向下拉扯,想把我拉到山下去。

    我汗毛倒竖,这时沙漠中的太阳已经有一半沉入了西方的地平线,我身处的地方正在山体的阴影中,四周又尽是黑石,这一刻真像是摸到了地狱的大门。

    我挣扎着想爬上山顶,但是脚下立足的山石已经崩塌,只能凭双手的力量死死扒住山体,无法回头去看,不过即使能回头,我也不想看,说不定一害怕手上抓不牢,就得掉进下面的鬼洞了。

    我想要竭力抑制着不去听那哭声,耳边的哭泣声却越来越凄楚,一声声地刺中人心,听得我心中发酸,身体愈发沉重,忍不住就想松手。

    胖子和Shirley杨在山顶见我昏昏沉沉的不太对头,想伸手把我拽上来,又距离稍远够不到,眼见山体的裂痕扩张,整座山转眼就会塌陷,手边没有绳索,只好解下腰带垂了下来。

    我被上边的两个人一招呼,犹如三伏天被泼了一桶凉水,全身一振,清醒了过来,耳边的哭声消失,身后拉扯的力量也随即不见了,当下不敢多待,拉住胖子的皮带,爬上了山顶。

    大漠中的落日已经变得模糊,一阵阵夹带着细沙的微风刮过,天地间笼罩着一层不祥的阴影,安力满老汉以前曾经说过,这种风是黑沙暴即将到来的信号,先知预言中扎格拉玛末日终于来临了。

    我和胖子架起陈教授,老头子这时候已经没反应了,像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,你拉着他,他就跟你走,也不知道累,但是不能停步,一停下,他就坐地上怎么也拽不起来了。

    只能这么拖着,拽着,往山下跑,靠近精绝古城的那一面山体已经完全崩塌,那半截中空的巨大山体,刚好盖在鬼洞上边,把洞口永远地封堵住了。我们下山的这一侧是扎格拉玛山谷的入口,我们本想下来之后,就穿过山谷去与安力满的驼队汇合。沙暴已经开始了,没有骆驼的话,仅凭着十一号也跑不出去。

    没想到刚一到山下,便听山谷中蹄声攒动,安力满老汉神色慌张,正大声吆喝着,驱赶骆驼往外跑。

    胖子大骂:“老头儿,你发的誓都是放屁啊!”

    安力满也没想到我们会出现在山谷的入口,连忙说道:“赞美真主,看来咱们嘛在这里碰到的,又是胡大的安排嘛。”

    我们也顾不上跟他多说,把陈教授抬上骆驼,也各自找了一匹爬上去,安力满还追着问其余的人到哪去了。

    我说:“别提了,都没了。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哪能躲避大沙暴,你就快带大伙往那边跑。”

    天空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,这次刮的是旋风,风眼好像就是山中的鬼洞,风力正在逐渐加强,脸上被沙子刮得生疼。安力满老汉也没想到这场大沙暴竟然来得如此快,先前半点征兆也没有,这里除了扎格拉玛和精绝古城的遗迹之外,茫茫大漠,哪里有躲避的地方。不过既然是旋风,离风眼越远便越安全,认准了方向一直跑就对了,能不能逃出去,那就要看胡大他老人家的心情了。

    安力满老汉打了声长长的呼哨,骑着头驼当先引路,带着驼队向西奔逃。

    刚开始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阵奇异的声响,似是鬼哭狼嚎,又似是大海扬波,瞬间狂风大作,裹挟着沙尘的强风铺天盖地,加之天黑,能见度低到了极点,虽然用头巾遮住了嘴,仍然觉得有无数沙石灌进耳鼻。

    跑出很大一段距离之后,骆驼们渐渐不听指挥了,安力满让驼队停了下来,这时候谁说什么已经全听不到了,他打了几个手势,就把受惊的骆驼聚拢成一圈。

    我看他的意思可能是说再跑下去,驼队就要跑散了,队伍一旦散开,那就谁也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,现在只好原地筑起防沙墙,人躲在骆驼中间,剩下要做的就只有向胡大祷告了。

    我对他点点头,表示了解了,让Shirley杨把陈教授裹在毯子里,就地躲避沙暴。

    我和胖子拼了命地铲沙子,安力满老汉安置完骆驼也过来帮忙,在骆驼周围筑起了一道简易的防沙墙,然后用毯子把骆驼的眼睛蒙上,防止它们受惊逃窜,众人也各自裹上毯子围在一起。

    好在已经离开了风眼,沙暴边缘地带的风沙已经如此厉害,在风眼中心说不定会把人撕成碎片。

    安力满的骆驼都是比较有经验的,这时候围在一起,便不再惊慌,当它们被沙子掩埋住一部分,就抖动身体,向上挪动一点,不至于被沙子彻底埋住。

   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,风沙才渐渐平息。我们这一夜不停地挖防沙墙,早已筋疲力尽,见沙暴已过,这才敢站起来抬头向外看,周围都是波浪一样起伏的沙丘,黄沙被风吹出一条条凝固的波纹。

    精绝古城、黑色的扎格拉玛神山、女王的棺椁、尸香魔芋、先知与先圣的墓穴,连同古代那些不为人知的无数秘密,还有郝爱国、叶亦心、楚健、萨帝鹏,都永远埋在了黄沙的深处。

    陈教授也从毯子中探出脑袋,看着天空傻笑,Shirley杨过去把陈教授头上的沙子抚去。安力满跪在地上祈祷,感谢胡大的仁慈。胖子把所有的行囊翻开找水,最后一无所获,冲我一摊手,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。

    我也无奈地摇了摇头,光顾着逃命,根本没想起来水的事,而且早在七天前就越过了安全返回点,现在想回去,谈何容易。去往兹独暗河的通道也被彻底埋住了,凭我们这么几个人不可能挖开,一滴水也没有,在沙漠中恐怕坚持不了一天,喝咸沙窝子水和骆驼血也不是办法,一想到活活渴死在沙漠中的惨状,便觉得还不如在鬼洞中死了来得痛快。

    在沙漠中没有水,就像活人被抽干了血,众人都是一筹莫展,坐在原地发呆。

    忽听安力满“嗷”的一声大叫:“胡大的使者!”只见离我们不远的沙坡上,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,我以为是又渴又饿,眼睛花了,赶紧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。

    原来是我们先前到西夜城之前见到过的那峰白骆驼,它正悠闲地在沙丘上散步,慢慢朝西方走去。

    安力满老汉激动无比,话都说不利索了,白骆驼出现在受诅咒的黑沙漠,这说明古老的诅咒已经消失了,胡大又收回了这片沙漠,跟着胡大的使者,一定可以找到水。

   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上次还说进沙漠的旅人见到白骆驼,便会一路平安吉祥,现在又说什么沙漠中的诅咒消失了,不过此时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跟着白骆驼也许真能找到水。

    当下赶紧把群驼整队,跟在白骆驼的后边。那峰高大的白骆驼,在烈日下走得不紧不慢,直走了三四个小时,转过一道长长的沙梁,果然出现了一处极小的水洼。

    水洼四周长着一些沙棘,水不算清澈,可能含有少量矿物质,动物可以直接喝,但是人不能直接饮用。

    骆驼都迫不及待地去喝水,Shirley杨找了些消毒片,先把水装进过滤器中过滤,再加入消毒片,这才分给众人饮用。

    这处水洼可能是兹独暗河的支流,由于夜间沙漠的移动,使得这比较接近地面的河水渗出来一部分。

    在水洼边生了堆火,烤了几个馕吃。我没把最后爬上山顶时,后背好像有人拉扯的事告诉他们,这件事似真似幻,让他娘的尸香魔芋折腾的,我都分不清真假了。别说最后这件事,包括整个在精绝古城以及鬼洞中的经历,真实虚幻已经没有明显的界限了。

    我和胖子谈论起来在扎格拉玛山的遭遇,简直就像是一场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噩梦,胖子说:“这狗尾巴花真他妈厉害,说不定咱们根本就没进过精绝古城,这一切都是那鬼花造出的幻象。”

    始终没怎么说话的Shirley杨插口说道:“不是,现在脱离了险境再回过头去仔细想想,尸香魔芋幻象的特点还是很明显的,它只能利用已经存在于咱们脑海中的记忆,却不能够造出咱们从没见过的东西。女王的棺椁、鬼洞、先知的墓室、预言,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。黑蛇咱们先前也见到过,引诱咱们自相残杀的预言石画,第一层石匣上的是真实的,因为咱们看过了第一层的预言,所以尸香魔芋才能在第二层石匣上造出幻象。”

    我对Shirley杨说: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,我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不敢肯定,所以一直都没说出来。咱们现在是不是商量一下怎么走出沙漠?”

    Shirley杨说:“这就要劳烦安力满老爷爷了,他是沙漠中的活地图,咱们不妨先听听他的意见。”

    安力满见老板发了话,便用手在沙子上画了几下,这一片是咱们现在大致的位置,往南走是尼雅遗迹,距离很远,全是沙漠,咱们补充了足够的水也不一定能走到尼雅;向东是罗布泊,中间是沙漠,另一边是无边的戈壁滩;向北是咱们来的方向,也就是西夜城的方向,但是咱们深入沙漠腹地,要走回去也不容易。

    现在看来向东南北,三个方向,都不好走,唯一剩下西面,一直向西是塔里木河,沙漠中最大的内陆河,从咱们现在的位置出发,走得快的话,大约用十天就可以到塔里木河、叶尔羌河、和田河的三河交汇处。到了那里就好办了,再补充一次清水,继续向西走上六七天,就离阿克苏不远了,那附近有部队,还有油田,可以请求他们的帮助。

    我们现在最缺乏的水补充足了,差不多可以维持十天,食品还有一些,在沙漠里水比吃的重要,实在没东西吃了还可以吃骆驼。

    把沙窝里的水一点点过滤储备起来,就足足用了一天的时间,然后才按计划动身出发。一路上免不了饥餐渴饮,少不了风吹日晒、晓宿夜行,终于在第十二天走到了塔里木河,随后继续西行,在第三天遇到了进沙漠打黄羊的油田工人,当时陈教授仅剩一口气了。

    从沙漠深处死里逃生一步步走出来的心情,不是生活在正常环境中的人轻易能体会的。从那以后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在家喝水,不管多大的杯,总是一口气喝得一滴不剩。

    相关内容
    最新视频
    最新剧情
    更多>
    电视资讯排行榜
    更多>
   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    同步影院手机版